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 > 真情时刻 >

新京报:从北京到故乡 拼车夜驰2000里是什么感受
2018-02-14 11:11 新京报

  原标题:从北京到故乡,拼车夜驰2000里是怎样一种感受

  文 | 与归

  岁月飞逝,有如车轮。春回大地又一年。今年春运,我选择了拼顺风车回家。不因为别的,只因我没有抢到车票。  

  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顺风车,由北向南,路上的风很大,出奇的不堵车。

  19:45

  行李收拾完毕,吃饭储能完毕,出发。

  乘车人:司机夫妻二人,我。  

  19:58 

  加油站加油,顺风车蓄能完毕。  

  20:07

  莲石东路,驶入高速。 

  映入眼帘的景象有些出乎意料:稀疏的车辆,路边大楼里零星的灯光。没有想象中的拥挤,倒是有些空旷和萧条。我想,车少可能是夜行的恫吓;而灯光的零星,大概是人去楼空吧。毕竟,有房的地方,未必就有家。

  2月13日当天,有数据统计显示,至少有七十万人和我一样,拼车在高速路上。我们或许来自不同的地方:写字楼、出租屋、机关单位、商场、工厂,但我们都驶向同一个地方:家。

  车厢里,赵雷的《成都》响起。新画的道路标线格外显眼,路边两排整齐的红灯笼不断后退,按照小学生作文里的“术语”,这是在行注目礼,而此刻的我觉得,这更像是送行。

  当灯光越来越少,只剩下疏散的路灯和车灯时,也就意味着,我们已经离开了北京。   

高速车道开始变得笔直,一眼望不到边,车和师傅也安稳下来。

  高速车道开始变得笔直,一眼望不到边,车和师傅也安稳下来。

  我万万没想到,我的“年味”是从这里开始预热的。司机夫妇很贴心地先和我预习了一遍“春节连环问”:多大了?在哪工作?工资多少?有对象了吗?  

  窗外一片漆黑,而我对答如流。作为一枚四舍五入的而立青年,26岁的我回答过太多次这样的问题,就如同一张期末试题做了一遍又一遍。而惶恐在于,我每次的答案好像都一样哎,除了年龄在逐次增加。 

  由于大家都是老乡,聊完“春节连环问”,便进入了寻找共识(共同认识的事物或人)的阶段,几次一拍即合之后,聊天氛围已经相当融洽。

  时间很快来到23:00,我看到了衡水地界的路牌。哈欠,红牛,咖啡。远方的一串路灯在浮动,黄色的路牌不断提示着前方车距、事故多发路段,师傅也少了话语,注意力集中起来。 

标签: 顺风 他说 就在 师傅 而我
0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官方微信公众号:掌酷门户(wapzknet)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 > 真情时刻 >
相关资讯

新闻热点
精选美图


客户端合作免责友链
Copyright 2009-2017 冀ICP备09035849号-1
掌酷门户 版权所有 冀公网安备 13092302000152号